一个段子。


我希望一骑以后能蹲下来和我说话。

小总士拉着一骑的衣角说,他学着大人的样子使劲绷起小脸,想让对方知道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

好,好。一骑笑了起来,眼睛里噙着温柔的光,「如果是你的要求的话——」

他便这么照做了。

于是小孩子露出了满意的神情,抱着了对方的脖子在脸上响亮的亲了一口。

一骑最好了!小总士笑得眉眼弯弯,于是一骑也把他的珍宝抱了起来,继续往前走。

小孩子的身体很脆弱,对于小总士更是如此。他们来到海神岛才过去四年,这意味着小总士也才四岁,但他的成长速度远不止这么简单。似乎有一种不可见的命运在催促他快快成长,发育带来的身体疼痛如影随形。

他现在已是六七岁的大小了,可是抱起来还是这么轻,一骑有时候会这么想。是我的问题还是他的问题呢?

答案是有的,只是他不愿去验证。

他怕自己一知晓答案,那个临界的时分便会跳出来,时时刻刻以倒计时的方式宣告心的消弭,或是生死分离。

他抱紧了怀里的孩子。

一骑?小总士看向他的监护人,带着疑惑的神情。「你好像和平常不太一样?」

他小心翼翼起来,「刚才我惹你生气了吗?」

没有哦。一骑摸了摸小总士软软的头发,它们都服服帖帖,不会在什么地方突然翘起一撮,逼死梳头发的强迫症患者——想到这里一骑突然笑了起来。
「太好了,真的没有生气。」小总士拍拍自己胸口,舒了一口气。「那,刚刚一骑在想什么呢?」

「嗯……在想你为什么会要我蹲下来和你说话。」一骑回答,「是觉得我太高了,和我说话抬头很累吗?」

小孩子撇撇嘴。「是啦,知道就好不要说出来嘛。」他补充道。「我想要长得和一骑一样高,这样脖子就不会痛了。」

「不立一个更远大的志向吗?」一骑眨眨眼。「比如说,长得和甲洋哥哥一样高之类的。」

对方沉吟片刻,马上决定改掉自己原先的想法。「好吧,那就长得和甲洋哥哥一样高吧。」说着他又皱起了眉头。「我真的能长到那么高吗?总觉得差得好远啊。」

你一定可以的。一骑温柔地肯定了他的愿望。「我向你保证——呃,至少能长得比我高。」

他的监护人过于信誓旦旦,令他不由得真的相信了对方那明明无凭无据的说辞。小孩子把头埋在对方颈窝里,软软的头毛蹭来蹭去。

「要是时间过得更快一点就好了,我想要快点长大。」小总士说。

——可是我想的是,要是时间过得更慢一些就好了。一骑在心里默默回答。

评论
© 本人已跑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