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一/群像】Trick or treat!

文前警示:

*这是一篇迟到的万圣贺文,主旨是搞事,搞事,还有搞事。

*原作背景平行世界,所以大家都在,出场人物有F4和两个小的。

*除了总一没有其他西皮。

*全场最佳:春日井甲洋。

       万圣节前夜,作为本岛最富盛名的咖啡店,乐园自然成为孩子们高喊Trick or treat的重要一站,店前的风铃从入夜开始便响彻不停。虽然为了节日,乐园从老板到主厨再到侍应生们都提前做好了准备,但计划赶不上变化,节日当天,只有甲洋和一骑在乐园忙忙碌碌地招待穿着奇异服装的孩子们。

  

  第一位小客人是位熟客。美羽扎着两根长辫子,带着毛绒绒的猫耳朵和猫爪手套蹦蹦跳跳的进了店。

  

  「甲洋哥哥!一骑哥哥!节日快乐喵!」小姑娘进门先笑着打了个招呼。「Trick or treat!」她泰然自若地伸出了一只喵爪,发亮的双眼就差写着糖果两个字了。这是小孩子的特权。]

  

  一骑从柜台里拿出了一小袋装饰精美的糖果,「今天美羽是第一个客人哦,来,这个给你。」

  

  他摸了摸对方的头,「不要一次吃完哦,害你蛀牙的话我又会被远见抱怨了,所以拜托啦。」

  

  「好,好。我这次绝对不会吃到牙疼的,一骑哥哥就放心吧!」美羽向两人招手,「那,我就先走了!」

  

  「等等美羽,小心身后!」

  

  「啊啊啊,美羽姐姐好狡猾!」

  

  「什么!啊——」

  

  一瞬间,乐园内几近同时出现了三个声音,纵使甲洋最先作出了提示,但剩下两个声音的主人还是不可抑止地砰的一声撞在一起。

  

  「……好痛!」

  

  「好痛啊……」

  

  「你们两个还好吗!?」一骑吓得赶紧从柜台后跑出来。甲洋一手一个把两人搀到座位上。

  

  「没关系,没关系。」美羽揉着自己的胳膊疼得皱起眉头。她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的人,「……你跑那么快干什么,我又不会抢走你的糖。」

  

  「你抢了!」小总士一手摁着脑袋上的冰袋一手还不忘指出藏在美羽口袋里的特制糖果袋。他今天打扮成吸血鬼,一生气,藏在腮帮子里的两颗尖牙就呲了出来「这个是只有第一才能拿到的糖!我本来想一到开店时间就飞奔过来!没有想到!」

  

  他情绪激动,也不扶冰袋了「你竟然会在这之前就埋伏在乐园旁边!太狡猾了!」

  

  「啊?」这是甲洋。

  

  「哈???」这是一骑。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厉害了吗?刚才开店的时候,完全,没有,发现啊。一骑抛给甲洋一个疑惑的眼神。

  

  ……比起你,我好像更不清楚这些年岛上的情况吧。甲洋也懒得分析对方眼神里有几分疑惑几分惊讶几分不可置信,直接读心交流。

  

  这边两脸懵逼,那边的气氛却激烈到似乎能擦出一串火花。

  

  「太狡猾了!」

  

  「我没有!我这是正常的竞争!再说你要吃到特制糖果还不容易吗?」

  

  「……这不一样!」

  

  「好吧,好吧,那你先告诉我,怎么知道我藏在乐园附近的?」

  

  「……我自己看出来的。」

  

  「骗人,说,是不是来主。」

  

  「……」

  

  就在这沉默的节点上,风铃又哗啦啦的响了起来。一个穿着奇奇怪怪衣服,不知道打扮成什么鬼的硅跳了进来。

  

  「啊,美羽,小总士君,你们来得好早啊……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讨糖冲突的始作俑者来主操一脸天真的指着自己问。

  

  ……来得真巧,撞枪口上了。甲洋扶额。

  

  「啊,一骑,甲洋!那个……卡农怎么说的来着?」丝毫不觉得气氛有什么不对,来主操向另外两个人打招呼。「Trick or……treat?那个,说完就会有糖是吧?」

  

  「你几岁啦!!」美羽喊。

  

  「我七岁啊!」来主操理直气壮地回答。

  

  ……原来他知道讨糖的都是小孩子啊?甲洋想。

  

  估计是卡农顺嘴一提,结果他记住了。一骑在心里回答。今天可能是他第一次觉得读心能力特别好用,实力解救人于尴尬之中。那些不能说的不好说的话,不读心不可以一吐为快。

  

  对面俩小孩一脸怀疑,来主操又补了一句。「不信问甲洋啊!」

  

  顿时整个店里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甲洋身上。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把锅甩给我了?!甲洋心里翻涌着复杂的情绪。

  

  他沉默半晌,沉痛地点了点头。

  

  对面俩孩子不说话了,只是盯着来主,看他蹭到柜台旁边期待地伸出手手。

  

  甲洋摊开空空的双手,没有糖给你,他这么说。

  

  一骑叹气,拿出了一板绑着绸带的巧克力。「来,这是你的。」

  

  「谢谢你!」来主欢呼一声,大力熊抱上去。然后对着甲洋做了个鬼脸。「果然还是一骑最好了!」

  

  「啊!我还没有糖!」小总士从座位上蹦起来。Trick or treat?他特意拗了个小说里吸血鬼的经典pose——一手按在胸口,一手牵起披风一角。如果有晚风吹过会更加帅气,他这么想。可惜现在还没有入夜,还没到吸血鬼活跃的时间。

  

  「……」

  

  一骑已经不想知道是谁教他这种奇怪的东西了,反正这次肯定不是卡农。

  

  美羽趴在桌子上,笑得肩膀一耸一耸,快要从椅子上跌下去了。

  

  「没有糖给你了。」

  

  「哎!为什么!」

  

  「因为你已经选择了Trick,所以就没有treat了。」真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的理由,甲洋甚至想为对方鼓掌三秒。

  

  「我没……好吧。」

  

  「另外就是,你父亲之前交代过我,不能让你吃太多糖。」语气严肃。

  

  「……哦。」垂头丧气。

  

  ……突然就甩锅给了总士?!!原来你是这样的一骑,刚才白夸你了!

  

  「哈啾!」万圣节前夜还留在Alvis和最后的数据奋战的总士,此时还不知道他已经被同居人扣上了一顶大锅,「是中央空调温度太低了吗?下次写个报告请他们调高温度标准吧。」

  

  总之,用卖萌成功拿到糖的一人一硅和因为搞事没能拿到糖的半人半硅,共计三人。在夜幕完全降临之前,趁着其他人吃完晚饭还没装扮好自己之时,向第二个目标地进发。

  

  「第二个地点是……嗯,我看看」美羽从口袋里掏出一份手绘地图,上面简要表示了路线和途经点,「西尾杂货铺。话说我们沿着商业街一路走过去就可以了吧,那边有好多点啊。」

  

  「啊,他们来了!」小总突然指着窗外,远远地,商业街的尾端,出现了小鬼装扮,拿着南瓜灯的孩子。

  

  「快点快点!」来主操推开门。

  

  「那我们走了!」美羽和小总向店内的两个大人道别。

  

  「小心别又摔倒了!」一骑对他们喊。

  

  「玩的开心。」甲洋说。

  

  三个身影一会儿就在他们的视野中消失了。跑得可真快。一骑摇了摇头。

  

  乐园里暂时归于平静,能够听见的只有风铃细细碎碎的余响——不过平静只持续了十来分钟。这注定是乐园的不眠之夜,他们真正意义上的客人们一波波地涌进店里,整晚几乎铃声不歇。

  

  等到他们终于能歇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小孩子们都结束了他们的糖果之旅,沉眠在黒甜乡里了。

  

  家里现在大概只有小总一个人在——想到这里,一骑加快了手中收拾的速度,打算尽量早点回家。就在这时,他看见了某个在乐园落地窗外游荡,披着白布,身高179的幽灵。

  

  ——哎?

  

  一骑擦拭杯子的动作顿了一下。

  

  「……咳。」

  

  同样看见来人的甲洋咳嗽了一声,走上楼梯留出二人空间。

  

  不关心员工情感生活的老板不是个好助攻,沟口语——虽然曾经站的西皮不太对吧,但是理确实是这个理。

  

  每日助攻任务(1/1),深藏功与名。

  

  来客左看看,右看看,确定街上再没有人看着他之后走了进来,站在一骑面前。

  

  一骑歪着头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只大鬼。

  

  ——这种欲盖弥彰有什么用吗?他在心里吐槽。

  

  Trick or treat?白布下传出了刻意掩饰过的闷闷的声音。大鬼伸出了手,纤长的手指和指根部尼伯龙根指环带来的深色印记都过分鲜明。直接让人锁定目标的那种鲜明。

  

  ——绷住,绷住,不能笑出声。一骑拼命抿着嘴,调动脸上肌肉和自己的夸张笑意搏斗,尽力拗出一个比较日常营业的微笑。

  

  「这位客人,本店已经打烊了哦,请明天再来吧。」

  

  「失礼了。那么也就是说,没有treat了?」

  

  「对,只有trick——」

  

  声音未落,两人便同时出手——

  

  一骑一把扯落白布,露出了对面真容。而对方瞬间将一骑扯到身前,一个趔趄,唇齿正好相碰。

  

  两人相视一笑。

  

  「没有想到,你会先下手为强。」总士一边帮一骑收尾最后的工作,一边道。「结果被trick的人反而是我吗?大概又要被你说不器用了。」做出了非常有自知之明的判断。

  

  「嗯,不器用。」秒答。

  

  「喂!」

  

  「开玩笑的。」一骑翻看着仓库的存货清单,突然发现了什么。「啊,原来还有剩余啊。」

  

  「什么?」总士正把清洁工具放回原位,偏过头看一骑放下清单去开楼梯下的壁橱,翻出了一个装着美丽晶体的小罐子。「这又是什么?」

  

  「上次向御门家订购的琥珀糖,基本上是自己尝试制作蛋糕时用掉了。」结果最后还是直接向御门家订蛋糕,也就忘记了还有这个东西。「不过这个……好像是上次到他家学习时自己制作的那一罐,要试试吗?总士?」

  

  「恭敬不如从命。」

  

  碰触的时候,还有一层坚硬的美丽外壳,入口就慢慢地消解了,留下柔软的内芯。绵密感在舌尖上滑动,在唇齿间被调弄,被采撷,被抢夺,滚磨之处留下清爽的甜。

  

  「好像太甜了一点?」一骑舔了舔湿润的嘴唇。

  

  「是嘛,我觉得刚刚好。」总士提出反对意见。「糖不就是要甜吗?」

  

  「说起来,我今天才和小总说过,你之前交代我不能让他吃太多糖。」

  

  「什么?我并没有……」

  

  「作为父亲要以身作则啊,总士。」

  

  「……哦。」

  

  由于言语上得胜而偷笑的样子真是让人觉得有些碍眼呢,总士想,然后他就抓住了对方的手,把人整个拢在怀里,在对方敏感的耳际留下吐息和话语。

  

  「那么至少今晚,让我从你身上得一点甜头吧。」

  

评论
热度(1)
© 本人已跑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