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一/乙芹】立上芹你为什么留长头发!

不会取名。内容如题。
解密你鲋千古之谜——小芹为啥短发变长发。
时间在hae后exo前
西皮总一/乙芹
芹:我和乙姬真心相爱,求大舅哥成全

「昨天见到立上的时候,我看到她扎了头发。」
明明刚刚还在讲视力问题,总士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又放回原位。
「一骑,不要转移话题。」
我可是医生。他这样暗示对方自己其实什么都知道,赶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没有,我不是转移话题。」一骑皱了皱眉头。
「我只是想到之前发生的一件事。」
他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顺便隐去了一些可能会被对方教训的危险情节。
「之前,你还没回来的时候,我和立上在路上遇上过一次。
当时天还没完全亮起来,四周都是雾蒙蒙的,我们相向而行却没认出对方是谁——不过那时候本来就什么也看不清了,我。」

「然后她问:是乙姬吗?」

……哎?
总士难得露出惊异之色。
「她……」
是的哦。一骑直视着对方的双眼。
两人一时无话。良久,金属勺子轻磕杯底的清脆声响打破了沉默。
「……乙姬她一定会高兴的吧,我也,很高兴。」
太好了,一骑带着发自内心的笑容这么说。
「窗外天气不错,喝完这杯出去走走吗,总士?」
啊啊,好啊。总士笑着叩了叩桌子,但是——他的表情骤然严肃了起来。「在此之前你先告诉我,立上扎了头发和乙姬和你的眼睛有什么关系?」
果然还是在转移话题吧!
明明领教过对方堪比虫洞般的思维跳跃能力,却还是一不小心被他绕了进去,总士觉得自己低估了对方这三年里的成长速度。
「总士。」一骑一脸无奈,「我真的只是刚好想到就说了出来。」
「要说有什么关系的话——大概就是突然意识到,我发现了立上身上的变化,而这个变化不是别人告诉我,是用自己的眼睛发现的。」

他看向窗外,微风拂动树叶,沙沙作响。

「那之前,有时候我还会觉得,不论是恢复的视力还是在我身边的你,可能都只是我的梦。」
「这不是梦。」
「对,这不是一个梦,时间确确实实地流过去了。现在我能够确定这一点。」
曾经,在脑海中漾动的紫色影像中,有人对他作出了归来的承诺,那时他也以为只是一个虚幻的梦,然而他们却真实地牵系着。
一直这样牵系着。
他们各自坚信着,终于等到那一天,在天与海的注视下,再一次握紧了对方的手。
﹍﹍﹍﹍﹍﹍﹍﹍﹍﹍﹍﹍﹍﹍﹍﹍﹍﹍﹍﹍﹍﹍﹍﹍﹍﹍﹍﹍﹍﹍﹍﹍﹍﹍﹍﹍﹍﹍
还有一个问题。

几日后的医疗组会议结束之后,总士叫住了芹。
「总士前辈?」芹有些不可思议地指着自己问。「是,叫我吗?」
是。他推了推眼镜,心里有些尴尬。这样唐突地问别人其实不太好,但是他真的很想知道——
「立上,为什么最近留长了头发?」
紧张得没有一点铺垫,话一出口他就想敲死自己。
「哎?!为什么问这个?!」前辈你想干什么?芹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不是的!」总士赶紧给自己找补,「事情是这样的……」
他尽量简略地把问题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哈哈哈哈原来如此!」芹捂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没想到前辈会因为一骑前辈的一句话困扰好几天啊!」
你要笑就笑吧,总士扶额。
她擦了擦笑出的眼泪,「前辈,以后要先说清楚啊,不然会让人误会的。」
是啊,太丢脸了。总士默默点头。

「前辈问我,为什么突然就留长了头发。」
芹摸了摸后颈——那里的头发已经盖过了整个领子,以前的她一定会在这之前就剪得齐平——带着怀念的口吻回答道:
「大概是,想感受风的流向吧。」
「风?」
「就像这样。」
突然的,她细碎的发尾扬动起来。
就像是封闭的Alvis里生出了一缕围绕着她的无根之风。
你好呀,乙姬酱。她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原来如此。总士闭上眼睛,带起一个欣慰的微笑。

「说起来,总士前辈,你还记得一骑前辈说的吗?那次,认错人的不止是我哦。」
「我知……等等,什么意思?」
「一骑前辈当时说的人,是你啊。」

评论
热度(1)
© 本人已跑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