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0

总士喝醉了,虽然他自己嘟囔着没醉没醉,身体还是诚实地慢慢趴在桌子上不动了,甲洋和剑司面面相觑,一骑倒是习以为常地轻轻的推动对方的肩膀,俯下身凑在他耳边低语。“总士?总士?”浅色长发里闷闷地传出了一声听不清楚的回应,几乎等同于猫打呼噜了。
“抱歉了,我先送总士回宿舍了”一骑架着一直向另一边滑落的总士向酒会的另外两位成员道别,对方也颇为理解地目送他们走出乐园门口。
"路上小心——"
他们向离开的两人招手,突然一声巨响,挥动的手臂就这样僵在半空。
“!怎么了!”
跑出去一看两个人歪倒在门口的花坛里,砸倒了一片无辜的花朵。
始作俑者居然还睡得很香,仿佛他才是那个最无辜的人。

评论
© 本人已跑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