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2

这个世界上变化的东西太多,以至于那一小部分不变的东西总让人啧啧称奇。
比如,即使换了存在,“来主操”还是怕狗,即使是对一骑的亲近,也没有办法抵消对在一骑身边打圈圈的巧克力的恐惧感。
再比如,时隔两年,巧克力对这个奇怪的festum还是一种警戒的态度。夸张点说,如果不是因为现在他是盟友,巧克力真的可以将他一路撵出龙宫岛赶回空母上。
到这份上也算是一种孽缘了,尽管两位当事非人估计不太能理解和接受被定义成这种关系。
好在现在巧克力是由甲洋养着,如此一来来主操的真壁家蹭饭事业不会受到太大阻碍,更何况,真壁家现在还有一个和他同一战线的家庭成员——小总说他也怕狗,因此巧克力大概有很长一段是不会进家门的了。
那段时间他快乐得像个踩滚筒的仓鼠。直到某天和asoka聊天,对面恢复元气不久,刚从沉睡中醒来,来主找她聊天讲得尽是些没有core式矜持的怪话,对面听烦了,一开口就是信息量特别大的一句反问: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怕狗吗?
狗不可怕吗?他这样回答。怎么你们都不害怕?
asoka沉默半晌:你就不能有点自我探究精神吗?
来主问:那是什么?
asoka突然觉得好笑,不是对方一问三不知,而是自己居然问出了如此愚蠢的问题。festum本来没有什么自我探究精神,只有信息流的概念,它如果没有通过同化收纳这份记忆,那它就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为自己。
你看,连星核都能在人类的影响下变化性质,但是不知来由的好憎却这么顽固,真是非常奇妙。
算了算了,让他自己想吧。
asoka思考了一下,觉得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可能会比较好一些,总有一天对方能想明白的不是吗?

评论
© 本人已跑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