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新语.楔子


望尘镇的元夕是热闹而特别的。

人们不像其他地方一样在街上张灯结彩,而是在镇外河滩上摆起一路长龙,每个摊子上都挂着海月壳做的灯,戌时食过夜餐后,镇民便领着家人亲友三三两两地散步到河滩上,一人携一支灯笼,或游玩市集,或欣赏月色,还有的跃跃欲试要信一把那个在本地流传已久的传说——

这河名叫余水,相传它的源头是星汉的余流,在上元佳节,天官赐福之日溯源而行,便能登上星槎,经天而游,观日月星辰一时同辉之奇景。

喻文州来此,就是为了这个传闻。

河滩上的游人已经多了起来,车水马龙中,有人已经在河边一处缓坡聚集起来,一个个河灯被点起来,被人们小心翼翼地送入水中,尽管有的一开始就被水流打湿或沉底,绝大部分的河灯还是晃晃悠悠地浮在微波上。

灯火逐江而去,汇成光流远逝。星星点点的萤在小树丛里起落,路途虽远但是不算黑暗,他悄悄离开了人群,逆着河流往上游走。

人声渐渐的远了。

杖拨夏草,足践白石,他就这样一路走着。已经没有人跟在他身后了,鸟宿兽眠,山谷中只有河水潺潺流过的柔和声音。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走得乏了,抬头看天,月已偏西,心道看来这个线索也不靠谱,不如在这附近找处干净地方囫囵一觉,天亮原路返回,刚解下行囊,突然看到远远的一点暖色,走近去竟是一条小小夜市,游人如织,欢笑不绝,只是其间种种,肉眼看来都有些飘渺,如隔烟水一般。

海市?

这倒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意外之喜,值得喻文州前去查访一番,他整了整行囊,把可能用得着的几个小物件揣在袖里,径直向暖光处走去。

谁料到那街市竟是实的,喻文州倒真是吃了一惊。他现在站在人流中有些不知所措,旁边的美女摊主拈了一串铃铛对他笑,他过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微笑一礼谢绝了对方,随后迅速遁入人群中。

……美女蛇的邀请可不敢应啊。他苦笑着低头打量自己,想不到自己误入了鬼市。
且盼在这必走一趟的路上别出什么幺蛾子。
(tbc)

查看全文

“——总士。”

“!!”



法芙娜北欧神话名词neta整理

北欧神话系统【包括衍生作:尼伯龙根之歌,尼伯龙根的指环】

【法芙娜】
【埃达,沃尔松格传,尼伯龙根之歌。由侏儒变化成的一只巨龙,后被齐格鲁德/齐格弗里德用剑杀死】
——————————————————————————————————————
【齐格弗里德】系统
【人物,尼伯龙根之歌,人物母本是埃达和沃尔松格传的齐格鲁德】
————————————————————————————————————————
【尼伯龙根】系统(Nibelung,指环状的操纵装置)【出自瓦格纳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由莱茵河底的黄金铸造成的魔戒,全篇故事因争夺指环而展开。】
————————————————————————————————————————————————
(齐格弗里德【制御】法芙娜。

法芙娜中,尼伯龙根指环也被称作“遗忘爱情之戒”(法芙娜的启动系统会与人类神经系统连接,并且阻断同情或爱情等情感),梗来源于《尼伯龙根的指环》中齐格弗里德送出指环后,马上被人所害,忘记了布伦希尔德。)
=====================================================
【布伦希尔德】系统
【人物,埃达,沃尔松格传,尼伯龙根之歌】
——————————————————————————————————
【瓦尔基里】的岩窟(Valkyrie)
【北欧神话,一般称作女武神。是奥丁的侍女,职责是搜寻英灵,为诸神黄昏做准备】
——————————————————————————————————————————
(布伦希尔德的【防御】——她被奥丁降罪,沉睡囚禁于一处被盾墙环绕的城堡中,身侧被火焰包围。直到齐格鲁德成功穿过了这些障碍将其唤醒。

一种版本说布伦希尔德也是一位瓦尔基里。)
=======================================================
【火龙飞翼】(lindwurm,可搭载法芙娜的大型飞行装备)
【一种似龙的怪兽。北欧神话,德国神话,在尼伯龙根之歌中也出现过。】
——————————————————————————————————————————
【亚尔维斯】
【人物,北欧神话,一个智慧的侏儒,后因被阳光照射变为石头。】
——————————————————————————————————————
【芬里尔】
【北欧神话,魔狼。与海拉,耶梦伽得同为洛基子女,属于诸神黄昏中对抗
阿萨神族的一方】
——————————————————————————————————————————
【诺伦】(Norn)
【北欧神话,命运女神——诺伦三女神】
——————————————————————————
【乌尔德】之泉(urd)
【人物,北欧神话,诺伦三女神之一乌尔德,代表过去】
————————————————————————————————————
(根据无印23台词可知诺伦的格纳库就在key block附近,key block即乌尔德之泉所在地。)===============================================

【斯雷普尼尔】系统(Sleipnir,即无人机系统)
【北欧神话,洛基之子,奥丁的八足神骏】
——————————————————————————————————————————————
【艾贝利希】机关(Alberich)
【人物,出自尼伯龙根的指环。窃取莱茵河底黄金,并将其打造成指环的侏儒】————————————————————————————————————————————

【Fafner Aegir-model】(即Zero Fafner)
【Aegir,人物,北欧神话,深海/荒海之神,人们畏惧其力量的可怕,在诸神黄昏中中立存在】
——————————————————————————————————————
【Fafner Nothung-model】(即神剑型法芙娜)
【Nothung,出自北欧神话,尼伯龙根之歌。齐格鲁德之剑。Gram=Balmung=Nothung】——————————————————————————————
【Fafner Einherjar-model】(英灵型法芙娜)
【Einherjar,即英灵,出自北欧神话。】
————————————————————————————————————————————

部分不确定的:
=====================================================
【伊登/伊顿】(Idun)【人物,北欧神话,青春女神。】
————————————————————————————————————

【阿萨】之室(Aesir's room,即第二cdc)
【北欧神话,阿萨神族】
wiki词条为亚瑟之室。
————————————————————————————————————————
【尼德霍格】之洞(Nidhogg,法芙娜水下出击通道)【居于世界树底部并啃噬世界树根的毒龙,诸神黄昏对抗阿萨神族的一方】
wiki词条为尼德赫勒之门,名称来自尼伯龙根的指环中,法芙娜所守护的宝藏洞穴的名称。

查看全文

【翻译】同人界粉丝圈:一则值得警醒的故事

别笑:

我的文欢迎大家随手存档,虽然我自己也有存档,但因为习惯不好容易有错漏,整理出txt分享一暂时没有精力二也似乎现在的网盘也都需要审核,各种平台日后的限制、屏蔽情况不可预测,也许未来会有我问大家求文档的一天_(:з」∠)_


YIHE陳:



原文


随缘的备份。


-




大约七年前,也就是2007年5月29日,上百名在LiveJournal拥有账号的粉丝们一早起来震惊地发现,他们的博客、他们好友的主页以及许多他们喜爱的同人社区都被删除了,完全没有任何预先通知。




据估计,那次LiveJournal大约封禁了500个博客账号。而唯一可寻的迹象是,这些遭到封禁的站名都被划了一道删除线,因此这次事件又被称为“删除线事件(Strikethrough)”。




而在那时,LiveJournal是同人界的主要活动平台,它的好友清单和留言系统使得陌生的同好们能够彼此聚在一起讨论交流。它的隐私设置允许粉丝们自行选择想要多分享一点还是自娱自乐。那是一个发表和归档同人图、文、音影作品的好地方。这些功能的存在,也解释了为何会有如此大量的同人博客被删除,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性。




LiveJournal花了两天时间终于对用户们的质疑给出了答复。然而猜忌的疑云却已悄悄蔓延开去。起初,LJ仅只声明,有人向他们提出建议说包含违规内容的日志可能会诱导读者犯法,这将给整个网站带来法律风险。然而最后事情揭露,其实是LiveJournal以及其当时的网站所有方Six Apart被一个自称为“纯洁卫士(Warriors for Innocence)”的组织找上了门。那是一个跟民兵运动有关系的保守基督教组织,他们谴责LJ这个网站庇护了恋童癖以及儿童色情内容。




LJ的封禁行动基于其博客下的标签。LJ用户在他们的档案里罗列了兴趣,而兴趣起到标签的作用。LJ对所有加了“强奸”“乱伦”“恋童”标签的文章以及博客一概视之。而作为连带效应,一些为强奸、乱伦受害者提供支持帮助的账号也遭到了封禁。同样未能幸免的还有同性恋青少年,以及众多发布书籍讨论、角色扮演、同人图文的粉丝站点。




5月31日,LiveJournal终于拖沓地发表了一份致用户的道歉信,而至于被封禁博客的处理工作,则花了官方好几个月的时间。根据LiveJournal官方信息,大部分遭遇封禁的账号都被解禁了。但并非所有账号都那么幸运,其中部分包括公益站点和同人站点。




“删除线事件”之后,很多粉丝个体以及社区都纷纷闭锁了他们的主页,让内容只能被社区成员或者他们的好友看见。也有粉丝选择辗转其他博客平台另开账号,比如JournalFen,The Greatest Journal,Insane Journal。毋庸置疑,那段时间LJ弥漫着一股前所未有的草木皆兵的气氛,部分原因是由于LiveJournal未能完成它所保证过的澄清——究竟什么样的内容算是违反了网站的服务条款。




于是,自然而然地,杯具再次发生了。




8月3日,LiveJournal又一次未加警告就封禁了一些账号。而这一次,这些用户名被加粗,因此这次事件又被成为“加粗事件(Boldthrough)”。




群情激愤的LJ用户们等了足足十天,终于等到LJ发表解释,说这一次清删行动是一个工作组的决议结果。这个工作组是LiveJournal的“预防虐待小组”,由LiveJournal的员工以及Six Apart职工组成。组员被委以审查的重任,参与裁决那些被举报的博客是否真的违反了网站的服务条款。而现在,这被定义为是“任何严肃艺术价值不足,难以抵消其内容中包含的性元素”的内容。该小组获得了网站官方的授权,能够不予警告地注销那些违规的账号。




而最终,网站的服务条款被修改为——被确认为违规的账号如果拒绝自行删除违规内容,将由管理员强制删除。也就是说,用户有权利选择撤除他们发布在LJ的“违规”内容,或者自主离开LJ。




在“加粗事件”发生之后,越来越多的粉丝开始迁往其他博客平台。




而就在“删除线事件”发生的前几天,LJ用户Astolat提出了一个新的同人归档网站设想,那是一个由粉丝创造、为粉丝服务的站点。这就是OTW再创作组织(Organization for Transformative)的雏形。它是一个非盈利的网站,致力于提供同人作品的访问阅览,保护作品不受商业与律法的欺压。而“删除线事件”与“加粗事件”无疑推动了这个项目的进程。OTW在2009年启动了Archeive of Our Own(简称AO3)这个网站的公测。




2008年夏天,DreamWidth开张了。DW是由来自LJ的部分前任职员设计的。他们达成了共识,那就是一个日志网站的创建者应当理解它的用户,因为他们自己也是用户的一员。它跟LJ一样是一个盈利性组织,同时提供付费以及免费账户的服务。而与LJ不同的是,DW坚持不投放广告。从界面上来看,它的设计是面向同人界粉丝圈的,并且它的网站服务条款中并未对用户发布内容的种类以及正当性加以限制。




起初,DW创建账号需要获得邀请。这是为了控制新用户的增长速率,以确保硬件、宽带、服务器支持这些资源充足可用。邀请体系鼓励LJ的老用户们带领他们好友一起来玩,同时适当缓冲了LJ到DW的搬迁过程。这个邀请体系于2011年12月被终止。




在2010年1月中旬,DreamWidth突然受到一个组织的施压。该组织试图游说DW的服务商和PayPal,说该网站已经沦为了儿童色情的传播平台。DW拒绝向这次挑衅的骚扰让步,并迅速将情况反应给用户们。这个组织加压的唯一结果是,网站内的付账请求被迫暂停,直到DW找到了另一家支付站点。在此次事件的整个过程中,DW始终忠于它的指导方针,向用户提供实时通告,尊重言论自由,拒绝满足那些组织无理取闹的要求,没有删除任何文章或者博客。




而后就是Tumblr的事情。




Tumblr的推出是在2007年。开始时大多数粉丝圈都有相当的参与。当然也有一些人就它的回复和提问中的字数限制加以批评,并说很难在那里找到一个圈子的同好。




然而,在2013年7月,粉丝的怒火再一次爆发,因为Tumblr未加警告就屏蔽了一些能够通过公开搜索找到的账号。这些账号标注着“自主规制”“成人向”。Tumblr使得相关博客无法被非关注用户访问到,并且还擅自在手机应用上删除了一些诸如“同性恋”“女同”“双性恋”的标签。令人不安的是,与“删除线事件”以及“加粗事件”如出一辙,Tumblr没有立即作出回复,只在24小时之后发布了一份被公认为完全不带歉意的道歉信。Tumblr声称,他们是为了摆脱商业色情,并最终坚称所有被删账户都被恢复了。




如果说在这些事件中有什么教训可以吸取,那便是正如乔治.桑塔耶拿所言:凡是忘记过去的人们注定要重蹈覆辙。大多数博客、社交网站都是商业性的,同人界粉丝圈的存在让他们感到难堪。因此终有一天,为了取悦外界团体、让投资方感到顺心,他们会采取行动,控制发布内容,阻挠粉丝圈,删除粉丝们自以为被安全存档的内容。




而笔者能看到的唯一解决方式,对粉丝们而言,那就是尽量复制、备份他们的重要作品。一位IT行业的朋友曾建议过笔者,在创作一份同人作品之后,应该留三处档:一份电脑硬盘,一份USB闪存,一份网络云盘。在不同的网站多开几处账号。存好你的好友清单名表以及相应的电子邮箱。




因为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种事情必然还会再次发生,尤其是在我们最掉以轻心的时候。




Fin.


查看全文

灵感来自一件sein配色的宝石柄着物

想要拥有

乌有之乡

又名《伪.tby剧本序章》








ok??





白色的巨船幽灵似的在海上游荡,时隐时现,海神岛人早已见怪不怪。那是巨大的母巢,隶属于他们的老朋友——core型festum来主操。这是一个平常以人型活动,性格也很有人情味的家伙。他称那艘船是“我们的岛”,无疑,人类的语言系统同化了他,似乎这是人类的完全胜利。但他从来不让他的空母靠岸停泊,最多只在近海游弋,遥遥地望着。

这是好意。人类和festum,即使达成和平,也需要各自独立的空间。

但是,非常时期自有非常时期的做法。

在小总消失的三天后,伴随着尖锐的警报声,布伦希尔德系统自动升起了住宅区防护壁,一如十年前,钢铁的庞然大物再次驶入岛内。这次好歹没再发生一头撞坏防波堤的事情,真壁司令一边叹了口气一边要求cdc将自动迎击系统切成手动待机模式。于是岸防炮暴露无遗却静默着,民众先是骚动,见到空母和迎击系统都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也就平静下来,该干嘛干嘛去了。

“系统报告,空母Briareus已正常泊入。”

总算是有惊无险——虽然他也不知道有什么险的,报告完毕后还是忍不住松了口气。声音有点大,引得指挥者往他这边看了一眼,——天可怜见,真壁一骑刚从cdc左侧控制位转出,一偏头自家老爹兼司令鹰似的目光打在自己身上,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小时候第一次打碎盘子时心虚的感觉。

虽然紧急报备了,但还是搞得一时鸡飞狗跳,太乱来了——无须读心他就能猜到他那少言的父亲心里在想什么,也知道父亲其实最担心的就是自己。

真壁史彦其人,在多年前早已不强硬阻拦他的儿子,如今更不会。命运让这家人陷入了奇怪的境地。似乎是个轮回,孩子总会在那个年纪离开自己成长的乐园前往危机四伏之地,是安全归还还是葬身异乡,谁也说不准。

而时间终究让一骑自己也成了一个父亲,他也懂了当年史彦的心情。

虽然这最后的路还是要他自己去走——即使这样的理性一直在克制着一骑自己,但是人类的感性最终还是占了上风。

“我走了。”

一骑站起身,迎着父亲的目光。

“去吧,早点回来。”而史彦拍了拍自家儿子的肩头。

不需要转道去机库,现在的他无法使用Mark Sein,他就这样径直出了Alvis,走到码头。

天气很好,海浪柔和,吹着微微的离岸风,是一个出航的好日子。

他走到空母船舷下方,来主操突然闪现在他面前。

“一骑!”他似乎很开心的样子,径直熊抱上去,“好久不见!”

哪有那么久,才差不多一周时间,一骑心想。本来是例行巡游,出发时间还在事情发生之前,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海神岛上的asoka为此远程紧急通讯了不知道漂在海上哪个角落的来主操,现在他回来,不只是告知小总可能的下落,还为了带着一骑也一同前往那个地方。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那个mir——亚特兰蒂斯的投射海域?”一骑问。

“那个mir?唔,这样说也行吧,虽然好像更加复杂的样子。”

“复杂……怎么回事?”

“我不清楚,”来主操鲜有地做出了迷茫的表述,在星核问题上他本应该是最权威的专家了,“但是,那个地方,我溜进去看了一下,很美丽,我都想多留一会,对你们来说可能就是‘乐园’吧。”

“——虽然是虚假的乐园。”

海鸥在码头上空盘旋鸣叫,潮要退了,盐白的泡沫留在岸边的砂石上,倏忽间消失无踪。

“要来吗?一骑。”

来主操问他,“也许你也会……”

“嗯”

一骑点了点头,事到如今已经无法可想,直觉告诉他非去不可,无论那里是龙潭虎穴还是流着奶和蜜的乌有之乡。

“那么,”来主操向他伸出手,“来吧。”

去往那虚假的乐园。

查看全文

20180312

这个世界上变化的东西太多,以至于那一小部分不变的东西总让人啧啧称奇。
比如,即使换了存在,“来主操”还是怕狗,即使是对一骑的亲近,也没有办法抵消对在一骑身边打圈圈的巧克力的恐惧感。
再比如,时隔两年,巧克力对这个奇怪的festum还是一种警戒的态度。夸张点说,如果不是因为现在他是盟友,巧克力真的可以将他一路撵出龙宫岛赶回空母上。
到这份上也算是一种孽缘了,尽管两位当事非人估计不太能理解和接受被定义成这种关系。
好在现在巧克力是由甲洋养着,如此一来来主操的真壁家蹭饭事业不会受到太大阻碍,更何况,真壁家现在还有一个和他同一战线的家庭成员——小总说他也怕狗,因此巧克力大概有很长一段是不会进家门的了。
那段时间他快乐得像个踩滚筒的仓鼠。直到某天和asoka聊天,对面恢复元气不久,刚从沉睡中醒来,来主找她聊天讲得尽是些没有core式矜持的怪话,对面听烦了,一开口就是信息量特别大的一句反问: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怕狗吗?
狗不可怕吗?他这样回答。怎么你们都不害怕?
asoka沉默半晌:你就不能有点自我探究精神吗?
来主问:那是什么?
asoka突然觉得好笑,不是对方一问三不知,而是自己居然问出了如此愚蠢的问题。festum本来没有什么自我探究精神,只有信息流的概念,它如果没有通过同化收纳这份记忆,那它就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为自己。
你看,连星核都能在人类的影响下变化性质,但是不知来由的好憎却这么顽固,真是非常奇妙。
算了算了,让他自己想吧。
asoka思考了一下,觉得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可能会比较好一些,总有一天对方能想明白的不是吗?

查看全文

20180310

总士喝醉了,虽然他自己嘟囔着没醉没醉,身体还是诚实地慢慢趴在桌子上不动了,甲洋和剑司面面相觑,一骑倒是习以为常地轻轻的推动对方的肩膀,俯下身凑在他耳边低语。“总士?总士?”浅色长发里闷闷地传出了一声听不清楚的回应,几乎等同于猫打呼噜了。
“抱歉了,我先送总士回宿舍了”一骑架着一直向另一边滑落的总士向酒会的另外两位成员道别,对方也颇为理解地目送他们走出乐园门口。
"路上小心——"
他们向离开的两人招手,突然一声巨响,挥动的手臂就这样僵在半空。
“!怎么了!”
跑出去一看两个人歪倒在门口的花坛里,砸倒了一片无辜的花朵。
始作俑者居然还睡得很香,仿佛他才是那个最无辜的人。

查看全文

一个fgo玩梗设定
看到了,于是也兴致勃勃地搞了搞。

觉得你总虽然不典型,但是基本上还是个caster的模子。
瞎写。
皆城总士(ssr)
满破atk9986  hp14253
一技能:红颜美少年(青年) 
魅惑减防灭气
二技能:跨越地平线的祝福(疼痛)
  三色拐最高30初始10 
拐春日井甲洋,来主操,真壁一骑有额外20加攻

三技能  变性意识
三回合变b阶 攻血互换
三回合结束后有两回合减防30 的debuff

配卡:红蓝蓝蓝绿
蓝单体宝具,就那个虚无玉吧【
固有技能: 道具做成c
                      阵地做成b  
                      单独显现b(????)
                       狂化e(????)

蓝卡菜刀队李庄(?):
虚无之子(nicht)
最大atk2000 hp0
每回合随机掉血500,宝具加40,集星加150

其实这样写有点混乱,总的定位到底是什么我也没想好,大方向是前期蓝卡队→后期泛用。
配卡三蓝蓝宝具,np就那样了,脑补一下孔明爸爸,不过还是比孔明差点【
一技能灭气魅惑大概是对应他的消耗战,特能拖【。确实扔蓝卡队比较好。
二技能三色拐不说了,因为齐格飞谁都能拐。值得一提的是甲洋一骑都是蓝宝具所以还是主要用蓝卡队。拐的幅度不能太大(已经很大了!)以免天天加班(感动吗总?)
三技能纯粹是我喜欢我愿意,感谢女帝给我灵感。附带的攻血互换是上次有谁毒奶飞哥说的,没成太可惜了。想想突然狂化(虽然只有e)的总,还攻血互换,这这这……不就是np正常的大公吗!(???)
……
好吧我承认其实有点鸡肋了因为他总术阶三蓝不集星,开了三技能输出还是有限,也不能马上攒满np。但是哪个英灵没一个鸡肋的技能呢【。我他妈就是想看他总变性意识,我开心就好。
所以给了一张nicht李庄,加150集星不算高但是能用,40的宝具也还行,唯一就是扣血看脸。如果开了三技能很容易中道崩殂【我闭嘴

查看全文

【总一】一个pwp

pwp

ooc

评论链接
——————————————————

送给老福特:
您对我的屏蔽,我就把它当做对我写的肉度的认可了。

长图链接:https://pan.baidu.com/s/1dIii7O 密码:4a9b

查看全文
© 本人已跑路 | Powered by LOFTER